作者:汪平富

  

  

当看到天空中那一块块沉郁厚重,如石头般的冬云,已散做繁花般的春云,在蓝色天幕上蓬勃烂漫的绽放着的时候,齐云山的早春来临了。

  

尽管在望仙亭到月华街的道路旁,象征着冬季严寒的腊梅正摇枝似雪、暗香浮动,不过细心的人总能寻觅到春的踪迹。


信步横江畔,所见远山依然萧瑟,然而在那排柔柔弱弱“未春先有思”的垂柳中,已经长出了指甲盖般大小鹅黄色的新芽,这是早春的色彩,也是生命的轮回。在之前略显瘦弱的横江也显得丰满起来,并泛着绿波,那碧绿的江水把一群戏水鸟儿的羽毛,衬得如雪一样的白。


然而对于那几株野生樱桃来说,却是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”,同样命运的还有望仙亭到月华街道路两旁的那些梅花。


乘坐索道凌空飞渡,俯瞰山下横江两岸的一块块不甚规整的田地上,已然铺满了墨绿色的油菜,虽然尚未抽薹,但是闭上眼睛却不难想象到菜花盛开满地流金的景象。


在缆车下方的山坡上,几株野樱桃树的枝干上,缀满了花蕾,粉粉的,让人在这料峭春寒中感受到了一丝暖意。三五天后,当再次经过这里时,你会惊奇地发现,原来的花蕾已全部盛开了。花是单瓣的,不大,碎碎的,四五朵连缀在一起,满枝满干的绽放着,在疏林和老绿的映衬下,开得十分绚烂和忘我。


农谚说“春寒多雨水”,齐云山的早春也是一样。一两场春雨过后,千山如洗,烟云连绵,原本寂静无语的山泉,也发出欢畅愉快的鸣唱。

  

不过在这几场春雨过后,海天一望亭下面那几十亩的玉兰花的花事则已开始了。初时的花并不繁盛,东一株西一棵,就是在同一株上也是开得七零八落。然而只消四五天的气温回暖,这一片玉兰花便会全部盛开,远远的望去就如同是冬日里未融化的一大片积雪。


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,仲春到了。暖阳终于消融了那片“积雪”,玉兰花那光秃秃枝桠上的叶芽开始了生长。与此同时,老绿色不再是山林的主宰,那些去年冬天落去叶子的树,都开始绽出细细小小、嫩嫩黄黄的叶片,望着这些细微甚至是脆弱的新生命,心里除了几分欣喜,更多是一种怜惜,山不再是寒的。


时间是三月中旬,横江两岸田地中的油菜,抽薹已经近尺长,黄黄的小花蕾也早已蓄势待发。


春色至此也浓烈了起来,横江的水流已呈深蓝色,而随着深蓝色水流蜿蜒流淌的则是两股金黄色的洋流,这两股洋流不仅在旷野中流淌,而且还在粉墙黛瓦中穿梭。它们的态度是那样的坚决,仿佛要将大地变成一种色彩。一座座小土丘想要阻挡住它们,它们便毫不犹豫的从土丘身上漫过去,顿时土丘的颜色也成了金灿灿的……


这两股金黄色的洋流就这样肆意流淌、穿梭着,所到之处一片金黄。终于群山阻挡住它们前进的步伐,于是它们愤怒了,掀起巨浪拼命拍打着山体,浪花飞溅。虽然最终它们止步于此,然而无一例外的是,被它们拍打过和飞溅到的山体也是金黄色。


而在山上,穿过二天门那如石桥般的拱洞,迎面就是一株桃树。此时,满树桃花竞相吐蕾、争芳斗艳。阳光下的每一片花瓣都透着亮,人在其下如映朝霞,颇有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的味道。透过花隙所看到的那座与山势起伏的徽派村落,正是有“天街”美誉的月华街。


徜徉在月华街上,人们会惊讶于街上居民对花的那种痴迷。他们家的门口或是天井下,总会摆上几盆兰花、栀子花或是其他什么花的,虽然都是一些普通的品种,但是也透露出些许雅趣。


另外,他们也会在房前屋后的空地上,种上一两棵桃树、李树或是梨树。如今在这浩荡春风里,桃红、李白、梨花似雪,月华街被装点成一条花街,街道上空弥漫着各色的花香,街上的人们也是满面含春,真是有“不到月华街又怎知春如许”的感觉。


随着这场盛大的花事慢慢落下帷幕,茶香也开始逐渐回归。清明前两天,在雨露的滋润下,茶树长出了壮壮实实的嫩芽,三三两两的采茶姑娘开始出现在茶园里。这是第一批茶,人们习惯叫明前茶,量不大,但价格高。


到了谷雨,由于气温升高和降雨量的增多,茶叶的生长速度快了起来,茶园里采茶的姑娘也多了起来。提着小竹篮,戴着各色遮阳伞,身穿艳丽衣裳的她们,在翠绿色的茶园中,无疑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,惹得游人特别是其中的摄影爱好者们,常常为她们驻足流连


在浓郁的茶香中杜鹃花开了,一丛丛一树树,在山间地头或是峭壁悬崖上恣意的燃烧。风风火火,无拘无束,没有一丝造作。像是要极尽生命的全部,来向人们展示它们最纯朴自然的美。


这炽热的生命还未燃烧殆尽,生长在古道两边的十几棵日本樱花,就开始华丽绽放。花是粉色的,重瓣,由于花瓣层数多而显得厚实丰满,加之花开连枝相缀、重重相叠,故而每一树樱花就像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,让人见了止不住心生爱慕之情。

不过樱花的花期很短,只有一周时间,当最后一片樱花瓣从枝头凋谢、飘零到地上时,齐云山的初夏临近了。横江新柳业已长及盈尺了,两岸的油菜早已褪尽残黄。


2017年08月05日

有!有!有!有山水!有文化!有吃喝玩乐!还有状元巡游惊艳一夏!
揭秘 “天街村”之谜,《地理•中国》央视摄制组齐云寻道

上一篇

下一篇

齐云花开缓缓归!